3月1日,外交部和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共同发布《网络空间国际合作战略》(以下简称《战略》),分析了网络空间国际合作的机遇与挑战,提出了网络空间国际合作的基本原则、战略目标和行动计划。3月5日,“数字经济”首次被写入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推动‘互联网+’深入发展、促进数字经济加快成长,让企业广泛受益、群众普遍受惠。”在数字经济加快发展的背景下,《战略》高屋建瓴,站在全球网络空间和平与发展的制高点上,全面宣示中国在网络空间相关国际问题上的政策立场,为未来数字经济发展和网络空间国际合作指明了方向。

  战略目标:促进“数字经济合作”

  《战略》着眼于未来数字经济的发展,提出“促进数字经济合作”的战略目标,并将“推动数字经济发展和数字红利普惠共享”作为行动计划之一。

  2016年9月,中国作为二十国集团(G20)峰会的主席国,组织起草了《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明确提出了数字经济的定义:“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这是G20峰会首次将数字经济纳入会议主题,对发挥数字经济潜力,推动数字经济创新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随后,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政治局关于实施网络强国战略第三十六次集体学习时进一步提出,要“加快数字经济对经济发展的推动”。2017年3月4日,中国信息化百人会课题组发布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22.4万亿元人民币,占GDP比重达到30.1%;2016年我国数字经济增速高达16.6%,分别是美国(6.8%)、日本(5.5%)和英国(5.4%)的2.4倍、3.0倍和3.1倍。

  促进数字经济合作,要“在自身发展的同时,坚持合作和普惠原则,促进世界范围内投资和贸易发展,推动全球数字经济发展”。根据数字经济的内涵,在关键生产要素——数据的安全和保护、重要载体——信息网络的发展与安全、利用信息通信技术促进经济活动等方面,推动“国际社会公平、自由贸易”,开展国际合作,构建数字经济时代的国际规则。

  一贯主张:坚持多边主义国际合作

  《战略》秉承中国坚持多边主义的一贯主张。2017年1月,习近平主席在达沃斯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共担时代责任 共促全球发展》中指出,我们要坚定不移发展全球自由贸易和投资,在开放中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旗帜鲜明反对保护主义。要坚持多边主义,维护多边体制权威性和有效性。要践行承诺、遵守规则,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取舍或选择。《战略》同时指出,网络空间国际治理,首先应坚持多边参与。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都是国际社会平等成员,都有权通过国际网络治理机制和平台,平等参与网络空间的国际秩序与规则建设,确保网络空间的未来发展由各国人民共同掌握。

  《战略》坚持发挥联合国的重要作用,认为联合国应充分发挥统筹作用,协调各方立场,凝聚国际共识。一是要遵守《联合国宪章》宗旨与原则,特别是不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力、和平解决争端的原则。认为《联合国宪章》确立的主权平等原则也应该适用于网络空间。二是发挥联合国在网络空间国际规则制定中的重要作用,支持并推动联合国大会通过信息和网络安全相关决议,积极推动并参与联合国信息安全问题政府专家组等进程。三是支持并推动联合国在打击网络恐怖主义、打击网络犯罪等方面发挥作用。《战略》也充分认识到其他国际机制与平台的优势和有益补充作用,推动各种论坛、双多边机制的合作,特别是推进亚太经合组织、二十国集团等组织在互联网和数字经济等领域合作的倡议。数字经济的发展也是世界贸易组织(WTO)、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重要议题,尤其是WTO,从2016年开始,包括中国在内的主要国家都向WTO提交了关于电子商务工作组的相关提案,推动数字经济发展条件下新型电子商务规则的形成。

    主动引领:构建数字经济国际规则

  《战略》指出,“中国主张推动国际社会公平、自由贸易,反对贸易壁垒和贸易保护主义,促进建立开放、安全的数字经济环境,确保互联网为经济发展和创新服务。”随着全球数字经济的发展,关于数字产品和数据流动的国际电子商务规则制定成为近年来各国关注的焦点。数字产品的关税与非歧视待遇、跨境数据流动、个人信息保护、网络开放等都是数字贸易的核心规则。未来五年,将是国际数字经济发展和规则形成的时期,也正是我国发挥主动引领作用的关键时期。《战略》提出,“推动制定完善的网络空间贸易规则,促进各国相关政策的有效协调。开展电子商务国际合作,提高通关、物流等便利化水平。”

  构建数字经济的国际规则,“中国坚持以安全保发展,以发展促安全”的原则。“要保持数字经济健康、强劲发展,既不能追求绝对安全阻碍发展的活力、限制开放互通、禁锢技术创新,也不能以市场自由化、贸易自由化为由,回避必要的安全监管措施。”在安全与发展间寻求平衡,一直是我国参与国际规则制定的重要原则。在数字经济领域,对于产业发展领先海外拓展需求强的发达国家,会倾向于更自由发展的规则,而处于快速发展期的中国,虽然企业已有海外投资的诉求,但是网络、数据的安全仍是重要的考虑因素。

  对于数字经济的基础设施,在信息网络领域,《战略》提出“推动全球信息基础设施建设,铺就信息畅通之路”,“提升国际互联互通水平”,“扩大宽带接入,提高宽带质量”等促进网络基础设施发展的目标。目前,我国国内正在推行网络“提速降费”,以加快高速宽带网络建设,为数字经济发展奠定重要的网络基础。

  对于数字经济的关键生产要素——数据,《战略》指出,要“实现信息自由流动与国家安全、公共利益有机统一”“推动网络空间确立个人隐私保护原则”“促进企业提高数据安全保护意识”等。数据跨境流动已经成为数字贸易谈判中最核心的议题,我国一贯坚持“保障互联网信息安全有序流动”的主张,不反对数据流动,但同时要保障数据安全。

  信息通信技术的广泛应用,各传统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更广阔内涵。《战略》指出,要“支持基于互联网的创新创业,促进工业、农业、服务业数字化转型。促进中小微企业信息化发展。”这正是我国正在推进的“互联网+”行动计划。“互联网+”就是把互联网的创新成果与经济社会各领域深度融合,推动技术进步、效率提升和组织变革,提升实体经济创新力和生产力,形成更广泛的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和创新要素的经济社会发展新形态。(李海英: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