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德斯对华盛顿的企业家们表示,博索纳洛(Bolsonaro)是唯一一个敢削减公共开支的总统。

近年来,美国一直在对世界各国施压,希望世界减少与中国的合作,禁销华为并将其视为安全隐患。

在巴西政府内部,一场势均力敌的扳手腕对决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一派是以阿劳霍和众议院议员爱德华·博索纳洛(Eduardo Bolsonaro)为代表的意识派,他们将中国视为一个战略威胁﹔另一方则是包括农业部长特雷莎·克里斯蒂娜(Tereza Cristina)和盖德斯在内的实用派。

盖德斯重申,尽管巴西与美国唇齿相依,并在商业和地缘政治上保持战略一致,但他明确表示,在他看来,美国的贸易政策是不公平的。

据报道,他与美国贸易代表(USTR)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的对话进行地有些艰难。

莱特希泽担心巴西会成为“第二个中国”。

而盖德斯向对方解释道,巴西与美国存在着贸易逆差,因此不存在像中美贸易一般的竞争关系。“举个例子,如果美国想出口猪肉,那我们就出口牛肉﹔如果你们想出口乙醇,那我们就出口糖。”

自2017年以来,美国停止从巴西进口鲜牛肉,而糖的进口配额也仅占巴西出口总量的1%。与此同时,美国还希望巴西降低乙醇关税并对其开放猪肉市场。

巴西每年花费1000亿美元(3800亿雷亚尔)支付债务利息,其总额和当年的马歇尔计划不相上下。

盖德斯认为,“这是因为历任没有一位总统能够削减公共支出。而博索纳洛总统是唯一一个敢于这样做的人。“

他还为总统辩解道,国外媒体是在故意扭曲丑化总统的形象,他不是独裁统治者,也不接受极端主义的政策,“他深知民主的重要性。”

盖德斯此番演讲的目的旨在消除博索纳罗在美国某些圈子中的激进形象,特别是由于现在民主党已经掌控了众议院,拥有干预某些举措的权力。

盖德斯说道,在短短两个月的任期内,博索纳洛就向国会提出了两项重要提案:社保改革和反暴力法案。 “巴西真正的漏洞在于社保体系。”在社会安全方面,巴西每年暴力犯罪的受害者人数相当于越南战争的死亡人数。

盖德斯承诺进行改革,“特权时代”将会结束”并“无一例外”。它还向投资者做出了其他三项承诺:简化税制,开放经济和促进私有化。 “现在有50多项税收和关税,但我们会将其减少到5至7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