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印度经济,短短8年间已经经历了三个经济周期。从危机后的高速增长乃至经济过热,到2010财年开始呈现放缓迹象,再到2014年重回高增长通道,如今的印度经济已然渐入佳境。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一期《世界经济展望》的报告,印度2016年和2017年的经济增长率预计都是7.6%。那么,支撑印度经济过去一年来持续高速增长的背后有哪些因素?这些因素是否会在未来一年继续支撑印度经济?又面临怎样的挑战?

高增长轨道已确定  “总量赶超中国”预言尚早

中国社科院亚太所副研究员刘小雪10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已经连续三年保持7%以上经济增长率的印度来说,其经济已经可以确认步入整体上升周期。“经常项目赤字与财政赤字双双缓解,通胀趋于稳定,消费信心获得提振,消费需求旺盛,这些都是支撑近年印度经济高速增长的因素。”刘小雪表示。但与此同时,考虑到该国对进口能源价格下跌的高度依赖及其固有的结构性问题,印度经济尚不能高枕无忧。

至于坊间关于印度经济总量将在多久后赶超中国的争论,刘小雪认为如果印度经济保持7%增速,而中国经济保持6%增速,那么这个赶超期限是47年。只是,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都不是线性前进,特别是对于印度这样一个以高波动、周期切换频繁的国家来说,47年间存在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赶超说”在很大程度上仅仅是个“吸睛”的话题而已。事实上,印度经济的高波动性由来已久。在金融危机以前,以1992年至2008年间为例,中国经历的是一个缓慢上升的长周期,而印度则经历了四到五个周期。高波动的特点决定了,即使是在当前周期中,预计未来几年印度经济会保持7%的潜在增长率,但实际增长率预计会在6%至8%之间上下波动。

双赤字有所缓解  外部脆弱性警报仍存

印度经济的高波动性与其经济结构有关。长期以来,双赤字问题始终是困扰印度经济的难题,这其中尤以经常账户赤字最令其执政当局感到头痛。事实上就在2014年印度总理莫迪上台之前,印度经常账户赤字占GDP之比一度高达4.8%,甚至有人预言印度将爆发危机。所幸,2014年下半年开始的国际油价大跌扮演了力挽狂澜的角色,国际油价从最高时的每桶140美元到最低时每桶30美元,大大缓解了印度进口压力,其经常账户赤字也大为缩减,目前在GDP占比已降至1%左右的安全地带。由此可见,在制造业发展依然滞后,出口竞争力依然不强的当下,印度近两年经常项目赤字的下降完全仰赖国际油价下跌。高度波动的油价意味着,印度经济仍然存在难以掌控的脆弱性。目前业界普遍预计油价中期内很难重回高点,但未来一年料将维持2016年开始的回升之势,这是否会再度带来经常项目赤字压力,显然是需要印度政策制定者纳入考量的因素。

油价下跌同时也使得印度政府用于原油补贴的支出大大减少,加之经济增长加快,国家税收增加,印度联邦财政赤字亦由过去在GDP中占比高达7%以上降至目前的5%以上。虽然这一水平距离印度当局期望的4%目标尚有差距,但基本可认为进入了相对稳定状态。与经常项目赤字相比,更多取决于政府收入与开支变化的财政赤字,其缓解要更稳定一些。从开源方面来看,经济增长会带来税收自然增加,而莫迪政府正在进行的包括统一消费税等在内的一系列财税体制改革,对于缓解长期财赤问题也将大有裨益。“统一消费税的实施不仅会促进经济增长,政府税收也会大幅提升。”刘小雪说。从节流的角度来看,过去两年印度政府都在致力于削减补贴,同时减少发放补贴的中间层盘剥。此外,由于受到财政预算法案的限制和约束,政府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也相对有限。未来,印度政府要从根本上解决财赤问题,还需要进一步优化支出结构,即更倾向于发展型支出,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强化政府在控制支出方面的约束力。从短期来看,目前距离印度下次大选还有两年半时间,预计到2018年政府财政支出会有所增加,因为临近大选,政府可能会有一些亲民性质的临时性财政支出。

消费需求旺盛  确保印度内需型增长无虞

总体来看,印度经济能否保持良性循环主要取决于两方面,即需求和投资。需求方面,目前印度国内需求旺盛,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针对公务员的第七次加薪,预计这一态势在未来一年仍将持续。但是在投资方面,私人投资缓慢仍是印度经济面临的软肋,未来如何刺激私人投资是印度政府急需解决的问题。刘小雪认为,印度的增长模式与中国不同,更偏向于内需带动型。因此,如果印度国内市场信心足够好,那么仅凭其内需支撑,经济增长保持在6%至7%的水平不存在太大悬念。

相比之下,寄望货币政策刺激的空间相对有限。一直以来,印度央行始终面临政府压力,要求其下调利率以刺激经济。但是印度央行的两大政策目标决定了降息空间极其有限。印度央行的首要目标是保证物价稳定,目前印度CPI在5%左右,处于基本稳定状态,因此可以说不存在显著的升息压力。事实上更让印度央行感到左右为难的是它的第二大目标,即保证汇率稳定。如果印度央行激进降息,那么在美元升息背景下,本来就严峻的资本外流风险将更加高企。对于时常面临经常项目赤字威胁的印度来说,资本账户的平衡作用相比其它国家尤其重要。因此,考虑到汇率稳定目标,如果印度央行降息,也将是小幅且有节制的宽松。

结构性问题依然存在  中长期发展取决于改革力度

就印度中长期经济发展面临的诸多结构性问题,刘小雪认为印度政府正在着手解决,但改革步伐还有待加快。比如,目前制约印度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私人投资增长缓慢,其原因不是流动性不足,也不是信贷利率过高,而主要在于商业银行放贷意愿不强,而导致这种局面出现的主要原因是这些银行背负着很高的不良贷款率。要改变这种状况,商业银行改革势在必行,必须提高运转效率,在此基础上,再由政府给商业银行注入资本来冲淡其不良贷款水平。

此外,基础设施落后也是制约印度经济发展的一个因素,而制约其发展的真正障碍在于存在资本困境。目前印度的公共交通等基础设施均由政府出资建设,不对外资开放,也不收取使用费用。这些基础设施要实现快速升级改造,就需要吸引民间乃至外国资本,而后者必然要求投资回报。然而,将这些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向民间及外资开放,将原来免费提供的公共服务转变为收费项目,这不仅需要全民观念的转变,更需要法律制度的转变。因此,刘小雪认为,打通法律瓶颈、改变社会观念是印度解决基础设施建设资本困境的关键所在。一旦资本问题解决了,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进展将是非常迅速的,届时其对印度经济的助力将不难想象。